神藏 第六十七章 良师佳徒
    “嗯?道教协会里真有这样的登记?”听到孙老的话后,方逸也是愣了一下,他原本以为师父留给自己的那行证件都是找山下小广告做的呢,没成想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有,我找人看了,上面写的很清楚,你在三年前就成为方山上清宫的主持方丈了,这主持可不是谁都能当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孙老点了点头,眼中的疑问仍然没散去,要知道,不管是佛门还是道门,但凡一座寺庙或者是道观的主持,都应该是德高望重之辈,怎么轮也轮不到方逸啊。

    “老师,那上清宫一共就我和师父两个人,师父去世之后,就剩下我一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孙老的话后,方逸不禁苦笑了起来,虽然上清宫的名字很响亮,但总归就是个只有三五间四处漏风房子的破道观,几十年来也就只有方逸和师父两个道士在里面,老道士死了,方逸顺理成章的就是主持方丈了啊。

    “上……上清宫里面就你们两个道士?”孙老闻言张大了嘴巴,继而摇头哑然失笑起来。

    之前害怕勾起方逸的伤心往事,孙连达并没有询问过他以前的事情,自然也不知¥↗爱上书屋,www.23sw.net道起了个如此高大上名字的道观,居然衰败成这种程度,怪不得自己查不到有关于方山上清宫的资料呢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说这事儿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连达笑着摆了摆手,开口说道:“国家对宗教学历还是很宽松的,我想办法让你能通过研究生考试的报名,这半年你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把这些课本里的知识给吃透,尤其是英语和高数这两门功课,你必须要掌握……”

    出于对方逸的古文和历史功底水平的了解,孙连达在专业考试上面是一点都不担心的,政治是死记硬背的东西,以方逸的聪颖想必也能通过,但研究生考试不单单只有专业和政治,英语和数学也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   其实对考研的这几门课程,国内包括孙连达在内的很多老教授,都是十分反感的,要说高数会启发人的罗辑思维,必须要考也就算了,但是这英语考试,却是让很多导师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孙连达有个老朋友,是京城美术学院的一个老教授,也是国内极其著名的画家,他一直都想带几个出色的弟子,但无奈的是,每年他看中的好苗子,总是在英语这门考试上不过关,最终无缘成为他的学生。

    最后这位老教授愤怒的提笔给相关教育部门写信,内容是他教的是国画,没有需要和外国交流的东西,希望相关部门能放宽政策,让真正有才华的人学到知识。

    当然,老教授的出发点是好的,只是有点过于理想主义了,他那封信寄出去之后到现在好几年了,根本就没有人出来解决问题,孙连达的这位老朋友一怒之下,干脆一个研究生都不带了,也算是对相关部门一个无声的抗议。

    “老师,英语问题不大,不过高数我有点看不太懂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茶几上那一厚摞的书,方逸不由挠了挠头,以前胖子给他送去过学习英语的磁带和课本,再加上方逸鼓捣的那个收音机也能听到一些英语教学的广播,虽然说的不怎么样,但方逸英语的词汇量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相比英语,方逸在高数这门课上就要差了点,在没有老师讲解的情况下,他对那些什么三角函数之类的公式看的是头晕眼花,要是让自己考高数,方逸估计除了在选择题上能蒙对几题之外,其它的自个儿都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学科,高数不一定是必考的,我只是让你复习一下……”听到方逸说英语还不错,孙老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,他原本以为在山上长大的方逸连二十四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呢。

    至于高数,去年的时候并没有考,孙连达只是听说今年有可能考,这才让人找了高数的相关书籍的,只要再等上一个月,就能知道今年必考的几个科目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孙老有些兴奋的站了起来,在客厅里来回走了几圈,说道:“以后一三五你跟我学专业知识,二四六你和英语家教学习英文,另外星期天你再抽时间背下政治,咱们争取明年年初就考上……”

    查验方逸学历只是第一步,但能否考得上研究生,还需要方逸自己来努力,孙连达原本只是抱了百分之三四十的希望,但今儿和方逸一交流,这希望立马升至到了百分之七八十了。

    “好,老师,我会努力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在山中十多年,他虽然学到了很多普通人难以接触到的本事,但同样,方逸对于现代科学的认知却是还不如很多现在的初中生,此时的方逸就像是一块脱水的海绵,迫切的想要让自己充实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,咱们今儿就开始上第一堂课,我给你讲讲博物馆学的起源和发展,现代的博物馆学一般都和考古学专业或历史学专业设置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孙连达准备教授方逸的是古玩鉴定方面的知识,但无奈国内只有考古专业,并没有古玩鉴定这种专业课啊,再说了孙连达也是博物馆系的教授,方逸的研究生只能是报考博物馆系。

    不过博物馆系和考古系还有历史系这三种专业,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相辅相成的,所谓一通百通,像孙连达就是全国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副主任,是文物界和古玩行的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所以博物馆系毕业的学生在文物界崭露头角,那也算是科班出身,当然,如果你一学阿拉伯语的想成为古玩文物鉴定专家,那不说绝对不可能,但是在业内肯定是没有人会承认他是专业出身的。

    孙连达每周都会在金陵大学上一堂空开课的,他所讲的知识深入浅出,以方逸的历史功底很容易就听进去了,两个多小时的课程讲完之后,不管是孙连达还是方逸,都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“老师,今儿就到这吧……”

    方逸看了下墙上的挂钟,又看了看老师兴奋着带有一丝疲倦的脸色,当下开口说道:“老师您早点休息,明天我出摊的时候给您带些早点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方逸,桌子上有两千块钱,你先拿着用吧……”

    孙连达没等方逸推辞,就接着说道:“在大学里,研究生是要帮老师完成一些科研项目的,学校会专门拨一些经费,所以这钱你先拿着,以后做课题的时候老师就不给你钱了……”

    孙连达这话倒不是为了宽慰方逸说的,而是确有其事,作为国内知名的考古和文物专家,只要有大一点的墓葬出土,相关部门都要请孙连达前去组建团队对出土文物进行论证,所以孙连达手上是从来都不缺经费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拿着,谢谢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孙老如此说了,方逸也没客气,当下将桌子上的两千块钱收到了口袋里,又清洗了老师用过的茶杯擦拭了茶几之后,方逸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得此佳徒,此生无憾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方逸离去的身影,孙连达很是欣慰的笑了起来,刚才在讲课的时候方逸是一点就透,并且在很多问题上都能提出自己的观点,这让孙连达十分的高兴。

    更让孙连达看重的是,方逸对他的尊重那都是发自内心的,就像是临走时清理卫生的举动,方逸很自然的就干了,孙连达看得出来,这绝对不是方逸为了巴结自己而故意为之的。(www.23sw.net)

神藏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