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藏 第七十三章 配珠的作用
    “现在文玩的价格不是很高,比古玩要差得多,如果单论成色,你这一串让我估价的话,在八千到一万五之间……”把玩着手上的大金刚,赵洪涛给出了个价格。

    “赵哥,这价格比老星月要便宜不少啊?”听到赵洪涛说出来的价格,方逸微微怔了一下,他还以为这一串能卖到两万以上呢。

    “星月一般都是一百零八颗的,那个不光是男人能戴,女士也可以佩戴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赵洪涛开口说道:“这大金刚一般都是男人戴的,所以有些局限性,另外手串的数量要比挂在脖子上的珠子少很多,这也是衡量价格的一个标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哥,我明白了……”听到赵洪涛给出的解释,方逸点了点头,赵洪涛说的也是,这手串一共才十来颗珠子,挂饰则是有一百多颗,价格的确不可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急啊,我刚才说的价格,只是从文玩角度上估的价……”

    赵洪涛忽然笑了起来,掂量着那串大金刚,说道:“方逸,上次那串老星月你不打算出手,这串金刚要不就卖给我吧?我给你三万的价格,你看怎么样?”⌒爱上书屋,www.23sw.net

    “嗯?赵哥,怎么又变三万了?”方逸闻言愣了一下,不明所以的看向了赵洪涛。

    “你先说卖不卖吧?”

    赵洪涛拿起了关子,他是真喜欢这串包浆厚重色泽匀称的大金刚手串,而且这串金刚本身蕴含了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气息,完全不像藏区那些物件充满着一股子酥油茶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赵哥,这串真不能卖,这是胖子帮人给预定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赵洪涛的话后,方逸不由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这样吧赵哥,回头我把这串拿给那预定的人看一下,她要是看不上眼的话,这一串就当是师弟我送给你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赵洪涛松了一串价格不菲的海南黄花梨手串给自己,方逸一直琢磨着要回点礼,要不是胖子和三炮答应了那位什么柏警官,方逸还真就打算将其送给赵洪涛的。

    “哎,我说你小子有好东西就不能先想着你赵哥啊?”

    赵洪涛闻言不由郁闷了起来,他研究和盘玩珠子也有十多年的时间了,能被他看上眼的文玩可谓是少之又少,这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串而且方逸也愿意卖的物件,谁知道却是又被别人先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赵哥,要不这样吧,回头我从师父留下来的东西里面,挑一件给您,您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逸想了一下,自己制作出一串老珠子只需要半天时间就行了,与其欠着赵洪涛这人情,还不如做出来一串给他呢,只不过方逸还是需要借用师父的名义。

    不光是要送给赵洪涛,方逸还想送给孙超大哥一串,从上次在医院孙超开出了百万价格方逸就能看出来,他也是真心喜欢文玩的人,再加上孙老的这层关系,方逸也是需要表示一下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太好吧?那都是你师父留给你的遗物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方逸如此说,赵洪涛反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,想了一下之后,终究还是无法抵挡得住心中的诱惑,当下说道:“方逸你要是愿意拿出你师父的东西,我一定会给个高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赵哥,您要是说钱,我可就不送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逸摇了摇头,说道:“拿师父的东西卖钱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,而且我送出去的东西也希望赵哥您不要再买卖出去,这也算是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,方逸,你放心吧,东西到了我手里绝对不可能再往外卖的……”赵洪涛重重的点了点头,向方逸做出了保证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方逸,你打算拿个什么东西给我?要不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吧?”接连在方逸手上见到两串精品之后,赵洪涛也是有点沉不住气了,他想知道方逸的师父究竟还有着什么样的藏品?

    “赵哥,还是我明儿给您拿过来吧……”方逸一口就断了赵洪涛的念头,开什么玩笑,他今儿刚买的那些珠子还全部都压在枕头底下呢,现在回去岂不是要露馅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总能告诉我是什么吧?”赵洪涛都四十多岁的人了,此时表现的像是个好奇宝宝一般,可见他对文玩的痴迷。

    玩文玩的人,都是有几个阶段的,第一个阶段就是吃药,花了大钱买了不值钱的东西,几乎人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,而吃药吃的多了,有经验了,就能辨别出物件的好坏,此时才算是入了门。

    文玩行里有句话,那就叫做一入文玩深似海,入了门之后,基本上就是手不离串了,除了吃饭睡觉,那手指头都是在盘玩物件,不管是急性子还是慢性子,都要经历这个看着手中物件慢慢变老的过程。

    等到自己盘玩出几串老珠子了,那就进入到了第三个阶段,就是想要追求更为更为精美的文玩老物件,每天看一边书桌上的那些沉淀着岁月包浆的精品文玩,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仅仅靠自己盘玩,十年也出不了几件东西的,那怎么办?花钱买呗,这也就要求进入到第三阶段的人,都是有一定财力的,毕竟盘玩好的物件,价格不是新文玩所能相比的。

    赵洪涛现在就处于第三阶段,虽然自己一直还都盘着物件,但凡是见到些好东西,他都想收为己用,靠着在圈里的名声和交流出去的东西,赵洪涛也有足够的财力支撑他去淘弄精品的物件。

    “也是金刚菩提,不过是小金刚,一百零八颗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赵洪涛如此喜欢金刚,方逸就决定把玩出一串老金刚送给他,虽然自个儿今天买的都是些材质一般的东西,但方逸和师父呆在山上,又去哪里找好材料做成的文玩呢,如此才能更真实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文玩的材质在文玩本身的体系中,所占的比例远没有中间盘玩的过程重要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一般材质的文玩盘的好也能出精品,反之而言,就是给你一串赵洪涛之前拿出来的那种黄花梨手串,不会玩的人也能给盘成漆黑一串的废品。

    “行,我确实挺喜欢金刚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手中的那串大金刚,赵洪涛依依不舍的递还给了方逸,开口说道:“方逸,这串珠子是开过光的佛器,不能单纯的以文玩来衡量价格的,对外卖最少不能低于三万这个底价,至于加多少你就自己掌握吧……”

    赵洪涛虽然不做文玩买卖,但平时也是会出手一些东西,以玩养玩,他对各种文玩的价格算是了如指掌,知道如果遇到喜欢和懂行的人,方逸的这串大金刚就是卖个五万八万的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对了,要是那人不要,你一定要拿回来给你赵哥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洪涛可怜兮兮的补上了一句,在他所见过的金刚手串中,还没有一串在包浆和色变上能比得上方逸这一串的,这要是在同行聚会交流的时候带出来,那绝对是一件大出风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赵哥,回头我给她开价五万,她要是不买的话,我就拿回来送您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赵洪涛如此说,方逸心中顿时有了主意,反正他和那位什么柏警官又没交情,东西可以卖给她,但是这价格也要让自个儿满意才行,对方是爱买不买,自己又不求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这一刀可真狠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洪涛闻言笑了起来,现代人对于法器的认知很少,有很多人甚至都不懂开光的物件和法器其实是一种东西,方逸要是开出五万的高价,如果买家不懂行的话,那还真是不会要的。

    赵洪涛抬手看了下表,已经是一点过十分了,今天的课可是还没开始呢,当下说道:“行了,不说这些事了,昨天给你讲了文玩的一些分类,今儿就给你讲讲文玩珠子的佩饰吧,这也是文玩极其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佩饰往往也被人称之为配珠,在现代人盘玩的文玩中,配珠起到的基本上都是美观的作用,一串珠子在搭配了诸如珊瑚松石南红等物件后,会使得整条珠子都增色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在最早的时候,文玩珠子的个各种,却是有着其作用的,就像是珠子中的佛头,代表的是福德和智慧圆满。

    佛教徒在捻搓珠子的时候,每到佛头的位置,就要转过来,从新开始,不能越过那颗继续,表示断除了所有烦恼,成佛了,要倒架慈航,回来救度所有众生。

    还有像是藏传佛教珠子中的计数器,也是尤其特殊意义的,他们将计数器系在珠子之间来计数,每念一长串的数量就将计数器向下移动一颗珠子。

    当计数器从一端移动到另一端的时候,就等于一百零八遍长珠,二者相乘就等于是念诵了一万一千六百六十四遍圣号或者佛经,这是作为工具在使用佩饰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“佛家背诵的是佛经,道家是道经和真言,从这一点上来说,倒是相通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赵洪涛的解释之后,方逸点了点头,不过他背诵道经却省掉了计数的麻烦,从小背熟了的道德经整篇背完之后,一百零八颗的珠子正好被捻搓五十一遍。(www.23sw.net)

神藏书友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