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武大宋 第一五四章 女版赵子龙
    顾不上继续谈判,庞万春急忙赶往北城门。

    尚未走到城下,隔着洞开的城门就可以看见,城外的原野上两军已经交接,正打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初升的朝阳下,一个无比耀眼的身影奔突其中,那是一员耀眼的白袍战将,骑着一匹同样耀眼的白马,手里舞着一条最为耀眼的亮银枪,所到之处,南军的将士无可阻挡、纷纷披靡。

    给人的感觉,这就是传说中在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!

    那绝不是白钦!白钦绝没有这样精湛的骑术和枪技!那是谁?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近战?”庞万春厉声质问手下一员将领,“我们在城头的弓箭手呢?”

    那将领急忙半跪下来,禀道:“他们打头阵的是一千藤牌手,咱们的弓箭手虽是居高临下,却无法有效射杀,挡不住他们的冲锋!”

    庞万春点了点头,和缓了语气说道:“那就难怪你们了,不过你们也不要窃喜,平时我要你们苦练箭术,你们总是练得不够精准,如果都能像我一样,他们的藤牌防得住上三路就防不住下三路……”

    手下将领连连称罪,请示道:“庞将军,咱们要不要关闭城门?”

    庞万春皱眉:“关什么城门?放他们进来!我倒要看看这员骑将到了城中如何驰骋!你给我调两千弓箭手,随我一起占据城中的房子,然后撤回城外的刀斧手,等敌人进来就给我乱箭射杀!”

    他凝目注视着那名白衣白马的“赵子龙”,冷笑道:“要打近战?我偏不跟你打!只要你敢进城,就算你是真的赵云也难逃一死!”

    忽然间,那赵子龙驰出了城门洞限定的视野之外,然后他才注意到那赵子龙身后尚有几员步将,竟然也是异常悍勇。

    一名中等个头、手持泼风大环刀的瘦削汉子身随刀走,所到之处,南军步卒血肉横飞;

    一名手持大铁锹的矮胖子,走起路来不像是在走,而是就像一颗肉球在地面上滚。人在滚,大铁锹也在滚,滚到哪里,哪里就会倒下一片;

    一名腿长臂长,身材高瘦的汉子舞着一条比他身子更长的大铜槊,时而抡圆了横扫八方,时而左右前后戳挑攒刺,除了那个骑白马的骁将之外,倒是数他身边倒下的南军数量最多,威胁极大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不大的后生手持两条弯弯曲曲的铁枪,那两条枪很是怪异,说它弯曲,弯曲之处却不是蛇矛一样的枪头,而是枪杆弯曲。

    这后生在乱战丛中左冲右突,专干背后偷袭之事,专挑那些面向其它敌人的南军将士下手,一招刺出,不管得手与否都是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这不是酒店王老板的儿子小六子么?他怎么敢与我为敌?庞万春怒不可遏!只恨自己没早下令把王定六的一家都杀了。

    再看北方,只见战场北侧里许,正有五匹马悠然驻足,马上乘坐着五名骑士。

    他是箭术高手,目力自然没的说,一里的距离上也能辨识那几人的面目,只见居中一位不是别人,正是被自己点了穴道的白钦,白钦此际正与两边四骑马上的人们交谈,看样子穴道自然是解了。

    白钦的两边,左面紧邻的是一名身穿八卦道袍,披头散发,蓄着一部络腮胡子的汉子,手执一柄剑,比起常见的青钢剑短了许多,不知何方高人。

    在这络腮胡子的左边一名汉子无甚奇异,只是背后露出十数支枪头,那枪头比常见的枪头偏窄偏细,不知有何古怪。

    在白钦的右面,一名手执算盘的汉子正用他的算盘冲着战阵指指点点,也不知说的是些什么。

    在这个拿算盘的汉子右面,同样一名汉子装束普通,但是身后却露出一些非刀即剑的手柄,手柄上系有红绸布,风劲的时候,那些红绸布就会飘扬向前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从哪冒出来的?庞万春依然想不通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他们是从哪出来的,只要他们敢进城,自己就会让他们变成一只只刺猬。只留着白钦一人即可。

    任凭庞万春智谋过人,他也猜不出这些人是怎么来的,因为他猜测的基点就是错的,因为他认定的白钦并非白钦,而是白胜。

    白胜让王定六渡江去做什么了?吹哨子喊人去了!

    以混世魔王樊瑞为首的芒砀山、黄门山两大山寨,总计三千人马,早就埋伏在扬子江北岸了,时刻等候着白胜的召唤!

    庞文春的脑子好使,却并不比蒋敬好使多少!甚至还赶不上蒋敬。

    毕竟他庞万春只是射箭的专业人士,人家神算子蒋敬可是专业动脑子的。更何况蒋敬所代表的一方是有心算无心,早有接应白胜的计划。

    所以,早在昨天下午庞万春派人收缴扬子江南北两岸的渔船渡船之前,樊瑞已经提前藏好了足够的渡船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跟叫嚣乎东西、隳突乎南北的方腊南军发生冲突,是蒋敬做出来的低调安排。

    不打没有意义的仗,不过早暴露己方的实力,是白胜嘱咐蒋敬的基本原则。

    白胜让王定六渡江去找樊瑞蒋敬,命令他们即刻渡江救援自己,有项充的飞刀和李兖的标枪存在,区区两千南军根本阻挡不了三千山寨兵渡江。

    白胜没能料到的只是女版赵子龙的出现。

    那白衣白马神威凛凛的银枪骁将当然不是常山赵子龙,而是金国的美女高手,完颜兀露!

    樊瑞等人是乘坐渡船过江的,完颜兀露却不是,完颜兀露是骑马过江的。

    没错,马这种东西天生会马泳,而照夜玉狮子就是马中的游泳健将!它不仅能够匹马横渡扬子江,更能够驮着完颜兀露过江!因为完颜兀露甚至连上身的白色狐裘都没有浸湿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完颜兀露和王定六是同时渡江的,只不过两人之间并没有展开泳技比赛,因为一个是往江北游,一个是往江南渡。

    她这样出众照人的一人一马从北岸疾驰而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掠过了樊瑞等人埋伏的树林,一头扎进了扬子江。这一幕自然也落在了樊瑞等人的眼里,着实把樊瑞等人吓得不轻,这特么是神马和神女么?

侠武大宋书友推荐阅读: